• 穷年穷开心

      光阴似箭,日月如梭。时间如白驹过隙,匆匆忙走过了半个世纪,转眼到了知天命的年龄。经历的事情繁杂纷扰,很多过眼即逝,脑子里未留下多少痕迹。但唯有儿时村里过年的情景,深刻于脑海中,印象清晰,挥之不去。改革开放四十年,社会飞速发展。生活节奏快,一年又一...
  • 母亲的煤油灯

      从老家出来是60年前的事了。那时候我还是一个淘气的孩子,泥里来,土里去,整日在田间野外追逐玩耍,晚上疲惫地沉沉入睡,早上稀里糊涂地醒来,从来不知道衣服、鞋帽为什么这样合身,被褥为什么从来都是干净整齐的……  那时候村里还没通电,晚上完全依靠一盏煤油...
  • 在朔州的天津人

      生在天津,长在天津,打小浸润在多种特殊文化的氛围里,连骨子里都氤氲着浓郁的天津味儿。  这样一个地地道道的天津人,却对远在近千里之外的塞上朔州产生了别样的情愫,且一住就是九年。您相信吗?  您得相信!这位在朔州的天津人绝非杜撰。此人姓王,名金全。 ...
  • 豆花儿三开

      八山一水一分田的陕南,黄土贵似黄金。相比成片的小麦、水稻和玉米,产量不高的黄豆不是农田里的主角,也不是饭碗里的主粮。  黄豆生来硬气,是不挑剔的庄稼,通常播种在向阳的沙土地。  春深,泥土被阳光的酵母活化。伴着农人高举的锄头接地,一个个大若碗口的...
  • 童年的冰车

      寒冬时节,走出户外,看到远处的一片冰面上,三五成群的孩子们有玩冰车的、有打出溜的、有在冰面上追逐嬉玩的,好是惬意。蓦然,童年玩冰车的往事再次浮现在眼前。  打小记事起,故乡玩冰车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,村北自西向东流淌的北河湾,夏天河水潺潺而流,冬天...
  • 栖息云龙湖

      去年大雪节气,云龙湖石瓮倚月湿地景区,那只熟悉的银鸥又如约而至。  十年了,它从未爽约。  几个月前,它从蒙古国寒意渐浓的哈尔乌苏湖启程,翩翩南飞两千五百多公里,一路风尘,栖落于徐州城南这片丰水之地。  这是一只雌性银鸥。早在2006年,德国鸟类研究...
  • 书卷多情似故人

      山高路远,为谁而来,每个读者只能读到已然存在于心的文字。本然生命下,人是多种矛盾的合成体,各有各的艰辛来历,内心状态自是千差万别,打动各自的文字随之不同。  出门一步,即成旅人,虽在路上,不知方向所指,成长中,不断汰除少作,遗弃从前的自我,竹杖芒...
  • 跟着老孟爱上茶

      我与普洱茶相遇,有个特别的故事。  从记事起我就知道他,也是从他那儿,第一次知道了普洱茶。  他叫老孟,曾是浙江某大学的教授,因为某原因来到了我们村里。关于他的全名,也没有谁提起过,只是为了方便称呼,在他的姓氏前加上个“老”字。老孟其实一点儿也不...
  • 初恋清水似瑶池

      清水坐落于风景秀丽的山谷中,坐拥青山、河流、绿草,兼具南秀北雄之美,十分纯净的风光向世人展示着它的本真自然,让人一见倾心。  在独自去往那里的路上,我就领略了它的美。公路两旁绿树成荫,树荫后的山石若隐若现,清澈的蓝天里白云悠悠,迷人的景色很上镜,...
  • 旺火

      过年拢旺火,是晋北的习俗,家家户户都要垒。初夕守岁时,人们把旺火垒在院子里;熊熊的火焰燃起来后,农家小院一片火红,洋溢着节日的喜庆气氛。  初夕吃过鸡肉泡黄糕午饭后,爹就在院子里忙活起来,拾掇干透了的柴禾,自然是引火易燃的葵花杆子,爹把它们整齐地...
点击加载更多内容......